peacecokecan

哦 , 遗落很久的账号莫名出现, 这真是让人意外。

回忆能杀人

这几天频繁做梦 梦到你 对不起 我老毛病又犯了
好在我还是忍住了没去打扰你 又很讽刺的是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该跟你讲什么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即便是客套的问候
你就只能在夜晚钻进我的梦里 梦里的你也不断在向我重复一个事实 你的心已经属于另一个人 我的温柔已经成为你跟他之间的最大宿敌
我不想把自己变成弱者 但事实是 那感觉是真的委屈 而且梦里梦外都那么真实
朋友说 或许你在等我找你 我不敢去揣测你 你已经离我那么遥远 远到这段日子里 我像变了个人似的 迅速体验着成长之痛
我是这么回答朋友的话 我跟她都在等 等我真正走出这段感情 在此之前 我们都知道 交谈不会有任何好收场
人真怪 当你失去了以后 你脑子里记得全是她的好 记得那些好久都没再出现过的感受 比如对你温柔的眼神 比如给你的笑脸 好久都没再出现像你一样给我如此感受的姑娘出现了 我在朋友恋人的眼睛里 看到曾经的自己 嗯 真好
又一个朋友和前任复合 她说 地球是圆的 为了让走散的爱人再次相遇 在以往 我肯定觉得矫情极了 现在看着这句话好像真的感受到了她那时说这话的心情
我不知道很久很久以后 等你的激情退却 会不会怀念我 当然 我们那时都变了模样 也或许根本无关紧要
我多想把这些自言自语给你看 可我也知道 仅仅是自言自语罢了

我都忘了这是第几次半夜体验这种情绪。
紧张、担心、猜疑、松气、委屈、气愤、想跑···
不想自己成为一个矫情逼,如果你真的有那么讨厌无所谓,似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些情绪跑出来,我也会自我保护啊,会有意无意地让自己不受坏情绪的影响。
下一次,你去哪里都不会再找你了,我也说了,我最不喜欢勉强别人。

摘掉差不多先生的帽子

今天考科二,没过。受打击,也没有不行,就是突然开始抵触再去考了。心情很糟糕,又赶上情人节,本来没多大影响的节日,现在感觉自己特惨。
心魔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或许之前的路走的太顺,运气一直都不错,现在一件件都还了回来,然后特别严肃的告诉我,你没办法永远有好运气,没有差不多就能稳成的事了。我特害怕自己妄自菲薄,特怕这些不痛不痒的事情将我一点点推向边缘。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好憔悴。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害怕。怕我一不经意,就这样死在了二十多岁的年纪,身体与精神上的。看了《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活着,真对不起”,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生存或死亡,人生就是这么戏剧,而结局都是自己一点点书写的,或许在哪个时刻点细微的变化松子就会有不一样的人生,电影就是夸大或许是真的再现事实,我想,比松子更让人遗憾的人大有人在。
打了电话给家里人,也是绷着的,所有不好的情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没办法将它完全暴露,好像从小到大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好像暴露了自己就妥协并承认了自己的无能,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的无能,怕担心,不想让身边的人看到自己的无能,因为觉得不安全,人绷久了心里情绪攒多了真的无处安放,以前还有篮球可以做发泄口。现在,真的还没找到合适的方法,接纳这样的自己,也不知道靠这种自言自语到底有没有用。有时候听一首歌会带你往前走,现在发现这样的歌越来越少了,看电影似乎也没起多大作用了。有时候一点点小事就会变成你崩盘的导火索,对自己要求太高,最后发现能力跟不上自己的思想,在现实与期望中摸爬滚打,怕自己越来越受挫,小事大事都做不好。
一遍遍给自己鼓劲,迎着磨练向前冲吧,痛苦是必须的,经历了比别人多的痛苦才能有更多的收获。而又觉得,这些烂摊子其实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什么时候才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我想我是该每天数上五百粒米来克服自己的焦躁不安了。不想等,那只能提早行动或是等的更久。

絮语

老长一段时间没自己说话给自己听了。一部电影的时间太长,那就写写字。
看了一部电影,叫《小森林》。讲的是自己之前一直在未来想过的生活。心不纠结也不累,安静简单纯粹平静,不需要费脑,靠双手创造大自然的馈赠。我害怕自己太特立独行,以至于没有人感受自己的心思,这就又回到一直以来困扰的话题—孤独感。看了这部电影以后,最近藏匿心中的小生活又冒了出来,虽然迷茫还是迷茫,难过还是难过,它还是会平复我的心,挺治愈,虽然我也说不清描述不出来那一种怎样的心情,想到会觉得很美好吧。
再说到孤独感。这段时间经历了变化曲折的心理过程,有特别糟糕的时候,当时觉得心里冲击特别大,觉得一辈子都过不去的糟糕感,现在想想也平静地接受了,日子慢慢过,我希望好的坏的都能让我的内心更强大,感情细腻也好,吊儿郎当也罢。你说我会慢慢接受自己的孤独,并跟他和平共处,我想会是这样的吧。刻意地留意了些讲孤独的文章,想从中获得自我解脱,我想是有用的。之前混混沌沌,总想去找依靠,求安慰,想说会有一个人在我无助的时候告诉我,没事有他呢。现在呢,知道了,在有生之年,不会永远的存在这个人,我们只有与自己的分身死磕,只有勇敢迎战了,我不想做弱者,我要好好对付心魔,你只会让我变的更强,不然我会死与你手,我不要死掉。今晚你说你又要走,心里又有失落,我很清楚自己在失落什么,我知道你要去干嘛。我是不喜欢听你讲她的,我现在还喜欢你嘛?我说不准。我不知道是习惯还是喜欢。我很讨厌你对我态度的转变,好像在时刻提醒我不要靠你太近,你在刻意去拒绝我无意中的情感,即便我真的没有想干什么。我不下百次地告诉自己,我要保护好自己的内心不被肆意撕碎,保护好自己的尊严,可是你的角色又是我交心的朋友。我一边维护你,一边又想挣脱你。我埋怨你为何这样去处理这件事,不温不火,在之前看来没怎样的举动,你又那么强烈地与我划清界限。挺累的。我开始期待没有你的生活,期待我的研究生生活,有新的朋友圈,老朋友也都在,跟着老师做项目,自己越来越牛逼,一步一步实现目标,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有我想要成为的样子,就像我喜欢陈老师一样,我现在明白,我并不是多喜欢你,而是喜欢能够像你一样的自己,而现在,我想明白了以后,我决定努力去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即使很多事情我不愿意跨出第一步,即便我有千百个不愿意,甚至我觉得那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事。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提起青蛙,告诉它,我不怕你了,我不怕任何事情。
今天请了朋友来家吃饭,搞得慌慌张张,手忙脚乱,下次一定不要这样了。虽然说了很多次,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才不致于没办法控制局面,但还是要一遍遍告诫自己。对于根深毒瘤,长期应战,多翻翻自己记录的点点滴滴,在松懈的时候警戒一下自己。还有就是,不要总想着,没事,还有别人跟我一起呢。何为靠谱,又如何让别人欣赏你的前提是,你得做了别人没做的事,自己得有个主见并行动起来。
在难过的时候,多写写感受,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经常想想,我熬过了它,克服了它就又离喜欢的自己近了一步,又比同阶层的人晋级了一层,将来供候选的妹子质量又高了一档。这种想法挺有用的。

当她的心已经不在你那里,你心态是好是坏,而又做了什么,再理智都是多余,再好都嫌多。唯有她的心境如你一般,她才会有可能善待你,静听你。